【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大白兔永久地址(httpS://DBT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洪荒少年猎艳录190章


  端木家府邸在紫禁城虽然不是最大的,但也是数一数二的府邸了,而且环境最为优雅别致的,整个府邸有别于紫禁城的四合院建筑模式,反而多了几分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的布局。
  端木家府邸布局外形整齐均衡,内部又因景划区,境界各异,园中部山水景物区,突出以水为中心的主题,水面聚而不分,池西北石板曲桥,低矮贴水,东南引静桥微微拱露,环池一周叠筑黄石假山高下参差,曲折多变,使池面有水广波延和源头不尽之意。
  园内建筑以造型秀丽,精致小巧见长,尤其是池周的亭阁,有小、低、透的特点,内部家具装饰也精美多致,园内地盘不大,园外无景色可借,造景颇难,但因布局设计巧妙得宜,湖山、池水、树木、建筑,得以融为一体,而于假如山一座、池水一湾,更是独出心裁,另辟蹊径,两者配合,佳景层出不穷,望全园,山重水复,峥嵘雄厅;入其境,移步换景,变化万端。
  湖石假山占地仅两亩,而峭壁、峰峦、洞壑、涧谷、平台、磴道等山中之物,应有尽有,极富变化,池东主山,池北次山,气势连绵,浑成一片,恰似山脉贯通,突然断为悬崖,而于磴道与涧流相会处,仰望是一线青天,俯瞰有几曲清流;壮哉,美哉,恰如置身于万山之中,全山处理细致,贴近自然,一石一缝,交代妥贴,可远观亦可近赏,无怪有「别开生面、独步江南」之誉。
  昊天这个时候就走在府邸的小桥流水之中,他现在已经把端木家府邸变成了紫禁城之外的皇家别院,经过他的改造,这里变得非常安全和富丽堂皇。
  昊天悠闲的走着,他并不是闲暇无目的游逛,他要去往府邸东面的清凉居,从白艳琼的居室前往需要穿越湖心,不过有折带朱栏板桥相通,院外一色水磨砖墙围护着「清凉瓦舍」大主山分脉穿墙而过,院内有插天的大玲珑山石和堆山,遍植名卉异草,垂檐绕柱,萦砌盘阶,两边是抄手游廊,正房五间清厦连着卷棚,四面出廊,更比别处「清雅不同」清凉居乃是西门若雪的居住阁楼,在满足了风韵儿之后,她就给昊天出谋划策,让他前去征服端木家中的大娘,因为她非常确信,只要把西门若雪征服了,那么剩下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至于征服的办法,风韵儿给出了五字真言:「霸端木硬上弓!」「俊儿,你是端木家的命脉和唯一男人,在这个家里你就是做出再出格的事情,大姐她也不能拿你怎么样,所以你要放手去干,只要你霸端木硬上弓之后,尝到甜头的大姐是绝对不会处罚你的,她也舍不得,你别看她平日挺严肃冷傲,其实内心比谁都淫荡发骚,她绝对是闷骚型的女人,俊儿,听二娘的没错,单刀直入,马到功成!」风韵儿鼓舞昊天的说道。
  风韵儿接着道:「女人嘛,多少有点矜持,但是你只要咬定不放,她肯定没辙的,俊儿,记住一定不能心软,不管大姐对你说什么,做什么都好,你都要强上先,只要等到生米做成熟饭,一切都好解决……」风韵儿左一句有一句的给昊天出谋划策,说来说去就是让昊天先上了西门若雪再说,剩下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昊天听得是头大了,所以就穿起衣服出来,前往清凉居找西门若雪,尽管风韵儿给自己出主意和抵挡外来压力,但是他心里还是有点忐忑,因此他是一边漫步一边思想着去清凉居的。
  清凉居优雅的环境让昊天不由的停止了脚步,「好美,我只顾着身边的美人,都忘记了远途的风景了,其实住在这里,还真挺舒服适合。」昊天喃喃自语。
  「少爷,你好……少爷,你今天怎么往这边来了?」西门若雪身边的贴身丫环晓兰看见昊天走这边来,便主动上前问好。
  「怎么,我来看看大娘不行吗?」昊天奇怪于晓兰像见鬼的表情。
  「可以,我去通报一下夫人。」晓兰急忙跑进屋里,「夫人,少爷来访。」西门若雪眉毛微挑,似乎在意料之中,微笑的说道:「请少爷进来,给少爷准备一杯热茶来。」「好的!」晓兰乖巧离开,请昊天进屋里。
  当昊天进入古典优雅的房间的时候,就见房中没有摆设,衾褥也朴素,认为过于「素净」显示出主人的端庄、稳重的品性,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一个绝尘的女子正在画画,昊天顿时被好奇心吸引的来到佳人的身边。
  「俊儿,你来了!」
  西门若雪抬头,眼光正好与昊天的碰在了一块,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看到她那幽怨的神情,昊天就从心底里想好好怜爱她一番。


  尽管西门若雪已经三十六岁,但是看上去她就跟二十四五岁没什么两样,脸颊清丽绝伦,肤色晶莹如玉,脸上的轮廓线条若刀削般充满美感。晶莹妩媚、灿若星河的眸子、弯弯的柳眉,粉嫩而小巧的鼻子,红润而柔软的双唇,天鹅般优美修长的脖子,她的神情温婉贤淑,但又暗藏妩媚风情,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无与伦比的美感,不经意间又流露出万千的风情,浑身上下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韵味,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如真似幻、教人神为之夺,昊天多少有点被西门若雪的倾城倾国的美色震撼了,呆在那里几乎半天不说话。
  「俊儿,你……」西门若雪发现昊天眼光中的不对劲,于是转过头去,不与他四目相对。
  昊天被西门若雪那旷绝当世的仙姿美态震慑得呆在当场,半响,才颤声道:
  「大娘,是……你吗?」
  西门若雪嫣然一笑,直如牡丹绽放一般,柔声道:「俊儿,不认识大娘了吗?」她的声音既柔且濡,而且眼中射出万种柔情,再一次的痴痴注视着昊天。
  昊天被西门若雪看得心中狂跳,他涩声道:「没想到,大娘你、你是如此的美……」西门若雪不语,只是默默地凝视着昊天,眼中异彩莲莲。
  顷刻,昊天竟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他一下子扑上去,将西门若雪抱在自己的怀里,死命搂住她的腰身,昊天多少有点入迷,或者说走火入魔,他把西门若雪当风韵儿和白艳琼一样对待了。
  「嗯……俊儿,你干什么!」
  西门若雪大惊,从白艳琼口中得知昊天与其她几位姐妹的荒唐事情之后,她心里一直是挣扎的,她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接下来的关系,跟白艳琼谈话结束后,她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希望用画画来让自己静心下来,可没想到这个时候昊天又出现了,而且更让她没想到的是,昊天一上来就给了她一个巨大的不知所措,他竟然抱住了她。
  昊天指尖轻抚西门若雪温热滑润的肌肤,嘴唇也从她的脸架移到她柔软的唇瓣,舌尖轻描着她的唇形,他想哄她张口让自己进去,大手更是探进她的衣襟里,抚揉着她那揉滑的肌肤,昊天的手段包含了《九天御女真诀》里面最厉害的心法,任何女人被触碰之后,都不可能拒绝的。
  「俊儿,不要……」
  西门若雪心里一遍遍的呼喊,却没有发出声音,她紧闭着双眼,手紧抓着衣角,不想屈服于自己的欲望,也不想放任自己的感情,昊天那若有若无的温柔,那是她从未感受过的温柔,也是心中一直追求和眷恋不忘的幸福。
  西门若雪在跟白艳琼谈话之后,思考了一下自己接下来的处境和与昊天的关系,她想过各种可能,只是一直没能做出定夺,她有想过自己会跟白艳琼一样成为昊天的娘子,但是她绝对没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之快。
  或许就是因为太过于突然,西门若雪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一种出于本能的反应,她的身体仿佛有自己的意志一般,在昊天的轻哄下轻启红唇,昊天的舌头灵巧的滑入她的嘴里,深吻着她,挑逗她的甜蜜,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碰触的机会。
  不知在何时,昊天已褪去西门若雪的单衣,她身上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肚兜,昊天的手肆无忌惮的探了进去,握住她丰满的胸脯,听见她的喘气声,昊天的嘴角浮上一抹征服的满意。
  西门若雪的手不自觉的搂住昊天的颈项,仰起身子渴求更多,透过外边的阳光,昊天看到她紧闭的眼睛,他低头在西门若雪的耳边轻哄道:「大娘,把眼睛张开。」低沉的声音没有昊天平常的细柔,像是如幻梦般不真实。
  西门若雪被昊天的声音盅惑,缓缓张开眼睛,她直直望去自己那双深邃的眼眸,从她的眼睛昊天清楚的了解到,她心里很矛盾,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与不对,而此刻昊天的眼眸里,她却看到了失去的理智,但她却让昊天对她做出如此亲密的事来。
  「俊儿,不要再继续下去。」西门若雪呻吟出声,要是再继续顺从他们的欲望,他们就会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昊天的手没有离开她的胸脯,他可以感觉到西门若雪的轻颤,和她轻微的呻吟声,昊天不想就此停下来,让身下的女人变成自己的一部分这个想法,深深地吸引引着他。
  「不……」西门若雪清楚的感受到昊天的欲望,去不知道如何的拒绝,就在这里,一阵脚步声传入他们的耳里。
  「是谁?」昊天动作迅速的拿过西门若雪丢在桌上的外衣,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并挺身挡住来人的视线,西门若雪在昊天身体的遮挡下,动作快速的穿好衣服。


  为什么无法拒绝他?他可是自己的儿子啊,虽然不是亲生的,但也是自己相公的孩子啊!西门若雪想着自己竟然陷入了这种尴尬万分的局面,只是不晓得她淫荡的呻吟声有没有被人听见?
  西门若雪穿好衣服后,晓兰就在门口出现了,她端着一壶茶水进来。
  「把茶水放下,扣上门,没有吩咐不许任何人进来!」昊天这个时候代替西门若雪发话说道。
  「是,少爷!」晓兰低低着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把茶水放在桌上,转身就离开房间,并把房门紧紧的扣上,等到晓兰出去之后,两个人都放松的喘息了一口气。
  「俊儿,你站着不累吗?」西门若雪看着望着她两眼发神的昊天问道,她很聪明,没有提及刚才尴尬事情,避免大家都尴尬,她岔开话题是为了两人更好进入下一步交谈。
  「哦!我不累,你继续画画,我在一边看就可以了。」昊天在一边微笑的说道。
  西门若雪拿起毛笔继续作画,可是这个时候的她又怎么能做得出画来,她的心都是乱作一团的,刚才昊天手碰过的地方和抓过的地方,她现在还感觉到火辣辣,想起刚才的情景,西门若雪就觉得全身不自在,更何况现在昊天还在目光如炬的看着自己。
  「不画了!」
  西门若雪有点生气的把毛笔一扔,气鼓鼓的坐到了一边椅子上,这个时候的她一点不像端庄娴熟,冷静成熟的大娘,反而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正在发脾气了。
  昊天微笑的道:「大娘,你是不会画了吗?我觉得你刚才画得挺好的啊!」「胡说,俊儿,你就别装了,你说吧,你来找我干嘛!」西门若雪有点气鼓鼓的单刀直入的问。
  昊天心里一乐,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女人只要一生气,就很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昊天微笑了一下,道:「大娘,我就是过来看你画画的啊!」西门若雪心里平静了一下,深呼吸一口,道:「这个时候你认为我还有心思画画吗?刚才你还如此放肆的对我,现在怎么变得乖巧了,难道是晓兰让俊儿你为难了。」此时西门若雪也似乎豁出去了,她心想自己已经把话挑明白了,我看你怎么回答,可是她却不知自己的话,反而全中了昊天设下的圈套。
  「哦,大娘,你这么说我可不可理解为你是在暗示俊儿继续刚才对你的侵犯?」昊天邪气的拿起书桌上的画笔,旋转着逗玩时说道。
  「你……哪有人像你这样厚颜无耻的!」西门若雪生气的看着昊天说道。
  昊天道:「大娘,俊儿我只是有一说一而已,哪像有些人明明心里喜欢得紧,但是嘴巴就是不肯说出来!」昊天无聊的在纸上乱涂,西门若雪被昊天顶得无话可说,「好了,你不必再说了,你心里想什么你自己清楚就好,何必要弄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昊天说这话时看了看已经铁青了脸的西门若雪,心里一阵怜惜的道:「大娘,我知道错了。但是我喜欢你是真心的,你从小就这么爱我,难道我跟我娘亲、二娘,还有三娘、五娘的事情你真不知道吗?」「你……」西门若雪没想到昊天如此的直接,她心里一阵打鼓说道:「你们做的事情,权当我都不知道好了,我自己一个人生活也很好,只是希望不被你们打扰就行。」昊天上前去,握住西门若雪的手,说道:「不管你怎么想,我都已经决定了,这个家的所有女人,我都要好好的对待,尤其是大娘你,我要一辈子养着你,爱你,让你幸福!」「你……你胡说些什么!」西门若雪轻轻挣扎了一下,看昊天坚决不放,就不再坚持,轻声叹了口气道:「我是你大娘……」「那又怎么样?我要你,这跟你的身份无关!」昊天紧挨着西门若雪,能闻到她身上的肉香,这股香味与处女的香味不同,是成熟的妇人特有的肉香,最能使人情欲徒增。
  昊天时不时用胳膊去碰西门若雪的身子,她的胳膊软软的,柔软而有弹性,碰着很舒服,可能是昊天把所在的注意力全放在了胳膊的触觉上,才分外敏感。
  此时昊天的下面已经硬了起来,支起了一座帐篷,这个时候,西门若雪眼睛无意的一扫,看到了昊天下面支起的帐蓬,脸腾的又红了,她想挣扎出去,昊天盯着她扭动的腰肢与大大的屁股,恨不能马上把她按到床上操她。
  西门若雪挣扎的样子有点别扭,昊天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这也就是昊天,平常人是看不出来的,他凝神一看,发觉西门若雪的两腿紧紧并着,像在夹着什么东西,裤子被她夹住,现出她的屁股沟,让昊天心血沸腾,忍不住上前搂住了她。


  西门若雪一惊,身子一僵,挣扎的道:「你……你放开我!」随着她的挣扎,那对乳房颤悠悠的,太诱人了,昊天将抱着她腰的手伸了过去,握住两个乳房,使劲箍住,满手的温软,爽到了昊天的心里,下面顶着她的屁股上面,昊天微微分开腿,使身体矮点,将鸡巴顶在她的屁股缝里,以缓解那股不可抑制的冲动。
  西门若雪挣扎起来,轻声道:「俊儿,别这样,我们不能这样,我是你大娘!」昊天将西门若雪挣动的胳膊一块圈住,使她不能动弹,大声说:「大娘,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西门若雪无法挣扎,她不停的摇着头,道:「不行,不行,俊儿,我是你大娘,别这样!」昊天已经听不进去西门若雪说什么了,只知道自己要干,他要操了这个女人。
  「不要,俊儿,不要……」昊天翻过西门若雪那已经满是梨花的小脸,幽怨的眼光让他为之后悔,昊天不由自主的封住她的唇。
  这个热吻在火热中还带着源源不绝的柔情爱意,仿佛不只是四唇的贴合,昊天已将自己狂热的情感完全灌入西门若雪体内,同时也贪婪地要求她的一切,当昊天更进一步地吸允她口中的蜜津时,西门若雪双腿酥软得几乎要融化成泥了。
  「俊儿,别这样……」
  西门若雪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刚才强烈的挣扎和反抗,被昊天吻过之后,她已经心里忐忑不安,甚至有点渴望某种刺激,身体的欲望也在发酵,这种心里的变化,西门若雪自己最清楚,因而这个时候她羞得连耳根子都烫红了,她想推开昊天,但昊天却把她拥得更紧,她的小手贴在昊天心口上,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昊天心跳得多快。
  昊天的这个吻非常细腻且令人眩晕,在西门若雪即将因缺氧而昏迷时,昊天才不舍得离开她的唇,缠绵地移到她的脸蛋,鼻梁眉心和额头,一记比一记更温柔,仿佛正在宣示些什么。
  西门若雪心醉神驰地偎在昊天的怀中,一颗芳心被暖流涨得满满地,可就在这时西门若雪却刹风景的清醒过来,昊天的欲望在爆发,出于私心他现在的欲望告诉自己要占有西门若雪。
  「哦!俊儿,你做什么?」西门若雪惊喊着,但很快地她就发现自己整个人被昊天压在身下,两人的身躯正以非常亲密的姿态贴合着,粗旷男性气息完全包围着她。
  「你……快点起来!」西门若雪又羞又惊,根本不知道怎么办了,以前没碰过此种状况,昊天没有移动身子离开,反而故意稍微挪动身子,让跨下的亢奋刚好抵住她的两腿之间。
  「你……」西门若雪吓白了脸,「俊儿,你快起来!」她根本不敢迎视昊天那充满欲望的火热视线,仅能以双手抵在昊天胸前想推开他。
  「大娘,我既然要做你相公,就有必要让你享受到快乐!」昊天在西门若雪耳畔沉声戏说着,抵住她的东西居然变得更加粗大了,西门若雪声音颤抖说:「我我我……我不要,会疼的,你起来。」昊天没有回答她,却将色手伸入西门若雪的衣襟内,隔着肚兜抚摸她圆润饱满的乳房。
  「啊!」刹那间,西门若雪只觉得一股热流直往脑门上冲,整个人像被推入火堆……西门若雪香甜的纯和柔软的身躯,正对昊天发散着巨大的吸引力,昊天只想狠狠地吻她,他侵略的唇印上西门若雪的唇瓣,昊天以拇指和食指扣住她的下颚强迫她松开双唇,火辣的舌也一并侵入灵活地与她的丁香小舌纠缠,不让她有机会躲开。
  西门若雪想将昊天推开,但谁着昊天吸允她小舌的动作,她整个人感到更加昏沉,仿佛置身云端一般,单一个吻就可以令她昏头转向,身子虚软得像是棉花。
  昊天利落地解开西门若雪的衣服的纽扣,一并扯下她的肚兜,「不要!」西门若雪吓坏了,伸手想悟住自己胸口,却被昊天把抓住两腕,将她的受臂高举过头,也让她白皙的娇躯成一个诱人的弓型,更贴近她,他技巧熟练地抚遍西门若雪整个上半身,眼瞳荡漾的满是赞赏和欲望。
  「快停止……」
  西门若雪双颊如火在烧,她突然对自己的身子感到好陌生,随着昊天大手抚摸过之处,每一处肌肤都在发烫,热流还不断地涌向小腹……「放轻松!」昊天诱哄着,「娘子,我保证你会喜欢接下来的感觉。」昊天不耐烦的扯开自己的衣服,他超大的力气把衣服扯裂开来,但昊天完全不在乎,他迅速地让不着半缕的上半身压住西门若雪。
  「啊……」西门若雪忍不住发出低吟,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两具滚烫身子交叠的感觉竟如此奇妙且美好,激起更狂野的火花。


  「很舒服吧!娘子。」昊天的色手坏坏地在她的乳尖兜圈子,让它柔软变为坚硬。
  「别这样,不要……」西门若雪更本承受不了这样的挑逗,身子泛过阵阵酥麻。
  「现在可不是说不要的时候。」昊天邪肆笑着,继续搓揉着西门若雪那更加肿胀的乳蕾,然后以两指夹起它,火热的唇毫不犹豫地覆盖上去。
  「啊……」
  西门若雪呐喊道,天啊!这是什么感觉?他怎么可以对她这样?但自己的身体为何更加发烫……也许是昊天「天赋异禀」,不但他的爱恋史非常的「精彩」,而且在这方面的技巧,他也是非常「优秀‘的,简直可以说是一流。
  昊天故意继续在西门若雪的乳头上以螺旋状缓缓按摩,力道时浅时深,速度非常的慢,存心要折磨她。
  「噢噢……」西门若雪意识昏沉地发出娇吟,芳心无法压抑地加快频率跳动,甚至期待昊天的下一步动作。
  「你真美!」
  此刻西门若雪这副娇憨的诱人模样,简直令昊天无法移开视线,下体的需求更加疯狂,如果不是怕伤了她,昊天多想立刻占有她。
  「啊啊……」
  西门若雪频频颤抖着,两手紧紧抓住昊天的肩头,她快不能呼吸了,全身所有的知觉似乎全集中在乳头上,下半身却空虚得可怕。
  「别这样,我很……难受,啊,很难受……」西门若雪呻吟道。
  「难受吗?」昊天的笑声充满欲望,「放心,我会负责解除你所有的痛苦。」此时西门若雪衣服早就脱了,所以下半身只剩一条褒裤,昊天一扯下来,修长的美腿则完全暴露在他眼前,活色生香的景色刺激昊天的视觉感官,迅速往下传递,更茁壮了他的欲望。
  西门若雪的屁股仍是那么的白,那么大,很结实,成半球形,丰满厚实,非常有弹性,昊天摸得爱不释手,而且她还在不停扭动,青筋微露,更是性感,那紧紧的臀缝里露出几缕黑毛,湿湿的,分外显眼……昊天的手指在西门若雪滑腻的大腿上来回磨挲着,粗糙的指腹触碰着丝缎肤质,带给两人感官更剧烈的冲击,昊天的喘息变得浑浊,色手有意无意的碰触她的女性禁地,然后他支起身子,迅速的封住西门若雪的小嘴,雄健的身体牢牢地压住她,钳制她的动作,色手直攻击她两腿间的温热源泉……「啊……」绮丽的风景迎面袭来,西门若雪惊喘着,此时她想要推开昊天,甚至奋力的弯起腿踹昊天的下体,但昊天很快地发现她的目的,不但将她压得更紧,甚至把她的两腿拉得更开。
  「俊儿不要,不要这样……」西门若雪已羞得快晕眩!
  「大娘,乖,别在乱动。」昊天更缠绵地吻住西门若雪,一路吻到她的耳后,呵着烫人的热气道:「一会而你就知道很美,来放轻松!」西门若雪的耳后是她非常敏感的一个部位,昊天不断地对着那里呵气,西门若雪只觉得全身都快融化了,身躯不知不绝放松,幽谷间缓缓流出花蜜。
  「噢噢……」
  西门若雪不知道自己发出的声音,娇柔得简直要把昊天的骨头都融化掉了,她清楚地感受到,昊天一步步地撑开那紧窒的通道。
  「哦哦……」西门若雪此时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推又推不开昊天,事实上,她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应付昊天。
  昊天深入的手指肆无忌惮地抽送,很快地芳香的花蜜完全包裹他的指腹,随着昊天一再入侵花蜜流得更多。
  「不可以,不可以……」
  西门若雪频频摇首,无助地咬着朱唇,她不该是这样的,她不能这么放肆啊!
  这邪恶的男人害她不够吗?现在还将她推落深不见低的欲望之谷,她已完全失去自我了。
  「别咬自己,咬我。」
  昊天命令着,肩膀一顶,承受西门若雪的噬咬,肩膀上传来的些微刺痛却更刺激了他的欲望,是时候了,昊天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他的骄傲不住要破裤而出了,于是昊天解开裤带迅速脱下它往一旁一丢,亢奋的骄傲便刺入花苞里,不住的律动起来。
  「啊!」瞬间,西门若雪像被卷上浪头顶端,美丽的彩虹包围了她,她难以忍受地轻扭纤腰。
  「娘子,你在诱惑我吗?这样会让我失控的……」昊天粗吼着,因为小腰的摇摆让她的丰乳随之轻晃,在加上分身上的刺激,这不是任何男人控制得了的。
  「我没有,噢噢……」
  西门若雪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喊叫些什么了,昊天在她身体内刺戳,轻旋,全身的欢愉都凝聚在这一点,好似只要昊天稍加用力就可以彻底杀了她!


  昊天的分身探入更深,仿佛将她带到某个不知名的境界,花苞像是开始燃烧,急需要解脱,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折磨,令她几乎崩溃了。
  昊天为了让西门若雪彻底的臣服自己,于是花样百出,他将西门若雪轻轻向上抛起,待其落下时奋力将坚硬似铁的巨龙向上一迎击,「啊……」西门若雪发出了动人的惨叫,她拼命的扭动身子,好似是在逢迎,又似是在躲避,但昊天却不管这些,此时他只有一个想法,好好征服和享用一下这个美艳的女人。
  昊天稳如泰山的站在地上,而西门若雪却似挂在了他身上一般,双腿缠在了他身后,双手则搂住了他的脖子,只有下体玉洞机紧密的和昊天那粗壮无比的男根连接在了一起,整个人都随着他任意取乐。
  而昊天不再是一味的猛冲猛打,而是只在西门若雪落下来时,奋力将巨龙上刺,西门若雪下落的力量加上他的向上猛刺,使他的巨龙顶端的大龟头每次都凶狠的刺到了西门若雪的阴核,在巨大的刺激之下,西门若雪不由得会向上起身,而此时昊天再顺势略一助力,将她轻轻托起。
  如此周而复始,没过多久,西门若雪就飞舞不起来了,她每次向上弹射的高度越来越低了,昊天知道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他突然抱着西门若雪,向墙边走去,边走边继续肏弄着。
  到了墙边,却见昊天将西门若雪后背顶在墙上,但也不放下她,正当西门若雪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时,突然昊天像发了疯般像打桩一样,极速的挺动自己的巨龙,顿时将西门若雪肏得胡言乱语起来。
  「啊……啊……啊……俊儿呀……好棒呀……呀……呀……不行了呀……啊……好呀……好大啊……舒服死了!」巨大的阳物刺入,西门若雪只觉得下体无比充实,那种要将她撑爆的感觉实在无法言语。
  而昊天也有些吃惊,心想大娘西门若雪终究不是少女了,就算守寡多年不是残花败柳也不会太令人流连忘返,谁想一接触,他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西门若雪的肉洞不仅不是残花败柳,反倒是鲜嫩无比,且紧凑如处女。
  昊天那耀武扬威的巨龙刚一进入,便被四周肉壁温暖的包围起来,若非他的精关极为牢固,只怕当场就会一败涂地了,因此肉搏战一接触,昊天几乎所有可以想到的姿势,都已经用到了。
  只见昊天将西门若雪双腿架在肩头,这样她的玉洞自然向上抬起,这个姿势更有利于昊天肏弄,他的双手则对着西门若雪那对胸前巨乳或捏或揉,将她弄得美到了天上,而昊天见时机成熟,下身的挺进抽退更加有力,更加自如了,西门若雪此时已经被干得七荤八素了!
  「啊……啊……啊……啊……不行……了……俊儿……饶命……俊儿……你太棒了……啊……」西门若雪再次泄了身,这已经是她不知道第几次泄身了,乘着泄身后短暂的清醒时间,她勉强的提起精神,运功耸动下体玉洞的壁肉,子宫也像活了一般,一张一吸的吸允着昊天的大龟头。
  大娘西门若雪此时已经泪流满面,她已经不知道是委屈还是折磨,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更不知道是悲苦还是幸福,此刻或许更多是痛并快乐着,而这个时候的昊天,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他要彻底的征服这个女人,这个端木俊的大娘。
  昊天加速地抽插起来,很快西门若雪就发出了一声声尖叫,「啊……啊……啊……啊……啊……」西门若雪一阵惨叫声响彻云端,昊天却是兴奋无比,他得意的继续挺动着巨龙对她进行攻击,瞬间巨龙整根没入了西门若雪的秘洞里。
  「啊……俊儿……饶命呀……我不行了……饶了我吧……啊……啊……啊……啊……啊……啊……」只见西门若雪双腿向天上一阵乱登,就像跑路一般,跟着尖叫了几声,浑身就软了下来。
  昊天见西门若雪此时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他也暂时停止了抽插,细细地欣赏起了自己的这个猎物来,精致的面孔,玲珑的身段,相比而言,自己的娘亲和其它的娘亲已经是人间之极品了,但西门若雪则应当称为天人下凡了。
  西门若雪有着清冷动人的脱俗魅力,同时还有着引诱着男人原始冲动的魔力,为了让她快些醒来,昊天开始轻轻的挺动巨龙,用巨大而突兀的大龟头缓缓的叩击着西门若雪的蜜穴,不一会儿,她果然醒转。
  醒来后,西门若雪第一句话竟然是:「我,我,我还活着吗?」可是说的却是有气无力。
  昊天调笑道:「当然,不过如果娘子想死,我现在把你活活肏死也不迟呀!」「不要……饶……饶了我吧……我彻底服了……」看西门若雪的样子,昊天知道她已经完全被自己征服了,于是昊天轻轻地用嘴将她那樱桃小口封上,巨龙再次全部插入那诱人的蜜洞,不一会儿,西门若雪再次高潮了。


  「啊……呀……啊……不行了,真死了,啊……」西门若雪抖动几下,再次昏了过去,昊天只觉得她那肉穴像活了一般,肉壁揉搓着侵入的巨龙像是要将它揉段一般,从蜜穴深处涌出的淫液给正在逞凶的大龟头来了个冷水浴,他也再不忍耐,将巨龙死命向西门若雪子宫内一顶,大龟头顶到子宫壁后,突地一股灼热的夹带着浑厚元阳浓精汹涌的射了出来,打在了子宫壁上,西门若雪被烫的再次高潮泄身,阴精再次涌出,不过却被巨龙堵住了子宫口,只好和那些精液混杂在一起,在子宫内肆虐了!
  射了好一会儿,昊天的巨龙才吐净最后一丝精华,脱力般萎缩了下来。但是他的本钱实在是太过于雄厚,即便是萎缩了还是卡在了大娘西门若雪的子宫口里,没有推出来,当最后的存货也吐干净后,昊天要休息了,带着征服美女的成功感,带着收服新力量的满足感,趴在了西门若雪那诱人的豪乳上睡了过去。


上一撸:大傻的美丽性感媳妇



下一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