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大白兔永久地址(httpS://DBT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难玩那爱笑的女孩(3)


  这句话我解释成她已经放弃挣扎,同意让我为所欲为了,于是就下床开始准备。  「哥。性虐待是要干什么啊?」  看吧!不同意还问这些有的没有的做什么?「就像是拿皮鞭打……」「什么?不要打我!」  「我也舍不得打你呀!三角木马又不好找,那就……」小雯低着头,小小声地自言自语:「我怎么觉得皮鞭可能还比较好……」这时候我已经拿着道具回来了,听见她的话,忍着笑不去理她,只是把手上的东西亮给她看。「滴蜡。」  「会痛的。」  「不痛哪叫虐待?」  「会烧伤的。」  「我是拿蜡烛的油滴你,又不是拿烛火烧你。」「可不可以不要?」  「那我去找三角木马喽!」  「嗯。」  她摇着头撒起娇来。「嗯。」  我也摇着头,然后一下子就弯下腰把她吻住。这一吻吻得好长,所以当我站直了的时候,小雯只能够大口地喘着气,我就毫不客气地拉起她手上的绳子绑在床头上。  点燃蜡烛,故意在她脸上晃呀晃的,她惊恐地转头回避,不过被自己的手臂给卡住了,要躲也没多少空间。我还是不敢贸然地滴在她敏感的部位,所以选择了晶莹的玉腕。蜡油滴下来的时刻是无法估计的,她又躲着烛火不敢看,所以完全是在没有心理准备的状况下遭到袭击的。「啊。」她全身的肌肤都颤抖着。「怎么样?舒不舒服?」「怎么可能会舒服!」  她嘟着嘴,瞪着我。「很痛吗?」  「当然很痛啊!」  「现在还是很痛吗?」  「啊?」  真正难忍的剧痛也就那一瞬间,要是还痛得厉害,她哪来的力气跟我吵?  ***********************************  湿了耶:请大家别看了这句话就放心地拿女朋友试招,忍得住痛并不表示皮肤不会被灼伤。  ***********************************  「现在还是非常痛吗?」  我重复了我的问题,她回答的声音突然就小了。「火辣辣的。」「跟开苞比哪个痛?」  她的脸一下子全红了。「讨厌!不要乱比。」  「哥哥要让你重温旧梦喽。」  高举着蜡烛的我大声地宣告,小雯却轻轻啐骂着:「乱讲话!」蜡油一滴一滴地落在她的胸部,哀嚎声中,她痛得连眼泪都挤出来了,身体激动地摇摆着,缀着红花的雪峰也眩目地振汤着。渐渐地我把目标向下移动,在肚脐旁边滴了一圈以后,停在草原的上方。  我也不理小雯,只是盯着那个鲜红的部位吞口水,过了一会儿就听到她惊慌的哀求声:「哥哥,那里不行!千万不要滴那里!」我听了十分愉快,就兴高采烈地朝着花园滴下去。「哇!哇!」下半身没有被绑住的她几乎是跳了起来。「哥。哥。不要再滴了。呜,好痛喔。」  真把她搞哭了,这可不好玩。我连忙拿面纸帮她擦去蜡油,请出舌头来抚慰身心受创的小妹妹,直到啼哭变成小猫叫为止。  我拨了拨她的头发,吻去没有落下的泪珠。「还痛吗?」她没有回答,只是可怜兮兮地看着我。「以后还敢不敢说要玩紧缚、玩性虐待?」  她摇摇头。「那就进行下一个项目吧!」  「什……什么?」  「以后是以后,我可没说这次要放过你啊!」  「可是,人家已经受不了。」  「喔?」  我很有兴趣地追着问:「急着想被插了吗?」  「才不是呢!」  她气急败坏地反驳着。  「浣肠。这没有滴蜡那么痛吧?」  「很难受耶。」  「性虐待要挑不痛的,还要挑不难受的,哪那么好命?」她不说话了。这种程度的反弹让我怀疑她根本不知道性虐待里头的浣肠跟医疗保健的浣肠有什么不同,浣肠最难耐的不是肚子的绞痛,而是羞耻,美少女被大男人观赏排泄动作的羞耻。  我先把她的手从床头解了下来,然后开始找材料。因为没有现成的浣肠液,我装了一脸盆的水,放了一块香皂下去,坐在床边搓那块香皂。「肥皂水加色拉油,这应该够了吧?」  在旁边看的小雯心生恐惧地说:「就算没有效,灌这种东西进去,也非拉肚子不可。」  我一呆,看看她。「那不就是达到目的了吗?」她也是一呆,傻笑了起来。「对喔!」  看她的呆样,我哈哈大笑。突然间,笑声中断了,小雯看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拿什么灌?」两个人都呆住了,她看看我,我看看她,然后我搔搔头,两人同时笑了起来。她笑得缩成一团,这大概就是紧缚美少女式的捧腹大笑吧?我也连忙把脸盆放在地板上,免得打翻。  「不行!玩不到浣肠还要被你嘲笑,太亏本了!」我把笑个不停的她下半身拉高,菊眼儿正对着天花板,左手一捞,捞不着脸盆。于是我用下巴顶着菊眼往下压,人也跟着向下,终于左手碰到了脸盆,捞了一把肥皂水,右手分开菊眼,左手就把一半的肥皂水倒进去。  「哎呀!好冰啊!」  两瓣圆臀在分分合合中弹跳不已,美不胜收。只是玩浣肠玩到会说好冰,也实在是个笑话。  肥皂水弄湿了床单,我说:「你看!被你弄湿的。」她娇笑着想我,却又倒在床上。「你啦!你啦!」美女被紧缚不是应该要哀羞吗?怎么还笑的如此欢畅?真是拿她没办法!不过我也爱煞了这样子的小雯,搂紧了她,赤裸裸地肌肤相亲,不拘目标地上下其手。  「哥。」  「什么事?」  「就这样了好不好?」  「想挨插了?」  她摇着身子不依。「都说不是了。」  随即又改口:「好啦!就算人家忍不住了可以吧?不要再虐待人家了。」「那你要表演忍不住的样子给哥哥看。」  「好丢脸喔!」  「没看到你被浣肠的样子已经够亏本了,这个哪有什么好丢脸的。」「要怎么表演?」  「自己想呀!考验你的表演能力。」  她嘟着嘴想了老半天,然后开始两腿夹紧,使劲扭着,小脸胀得通红。「手呢?」  「被绑住了。」  「还是可以用啊!」  于是连手也按在腿间扭啊扭的。「手臂摩擦胸部。」又要摸阴部又要摩胸部,她干脆用手臂去夹乳房。乳房被绳子绑得突突的,手臂又合不拢,就在夹缝中跳来跳去地求生存。  我抓高她的脚大大地分开,让花蕊呈现在我的面前。「用力夹给哥哥看,让哥哥看看你最漂亮的地方有多想要哥哥。」  「不要!太丢脸了!」  「那就算了。」  算了的意思当然就是要继续性虐待,她连忙反悔。「好啦!我夹,我夹。」于是花朵儿就在我眼前奇妙地绽放开来又羞涩地躲藏起来,鲜嫩的穴肉蠕动着。  「怎么没有水?」  「平白无故地怎么会有水?」  话一出口她便知道错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趴在她的腿根处,为她的有水制造理由,那粒珍珠丸子更是不可放过,轻轻地啃个不停,水很快地就来了,从高举着的阴道口往腰部倒流下去。  「可以了吧?」  「可以了。看起来的确是很饥渴,很想要大鸡巴的样子。」「乱说话!」  「我说错了吗?是不想要吗?」  「不是!讨厌!哥哥讨厌!就是会欺负人家!」「我们来玩个有紧缚风味的性交好不好?」  「啊?什么是紧缚风味?」  看到我边说紧缚边帮她解开绳子,她更不懂了。解开了绑住胸部的那条童军绳,得到自由的乳房轻快地弹着。捧了捧那对乳房,我问她:「舒服吗?」「嗯!啊?讨厌!」  解开绳子是因为要绑别的地方,不过在那个之前,我先用它来压在她的阴唇上,上上下下地锯了起来。「嗯。嗯啊。」  「还会想要用大麻绳吗?」  「不要了!不要了!哥哥饶了我吧!人家知道错了!」我笑着把绳子一扔,跑去拿道具。回来的时候倒看到她还是神智不清地夹紧那条童军绳,我用力把那条绳子拉出来,她又是一声娇呼。  道具是根粗棍子,我把她的脚绑在棍子的两端,然后拆开手上的束缚,也分别绑在两端。「好像大元宝喔!」  的确是像,不过让被绑成大元宝的人自己说出来就更可笑了。「那太好了!  哥哥干了一定会发大财。」  拉来棉被垫高她的屁股,然后我跪在肉元宝的前方,用手抓住棍子调整好角度,挺腰向前,闲了好久的肉棒立刻被炽热的穴肉包围。我满足地眯上眼睛,享受少女的紧凑,无论经过多少次,小雯的肉穴始终未曾松驰。相对地,无论经过多少次,她始终还不习惯我的肉棒吧?只见她皱着眉,难耐地挪移着身子。  当穴口朝着我的时候,肉元宝就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不抓着棍子,她就会向后倒。我抓住棍子前后地摇着,不必劳动腰部,就能有很美妙的相对运动,当然我也喜欢无预警地突刺几下。手往下一探,柔软的秀发和闪亮的珍珠都在那里等我,前面还有一对雪峰,我突然觉得两只手还是不太够咧!  「嘿嘿!浣肠玩不成,后庭花总是可以的。」  拔出肉棒,稍微改变了一下角度,再出发。「啊!哥。你也不讲一声。」我边玩边回答道:「咦?不是刚讲了吗?」  「没听到啊!啊。」  小妮子泄了。我也过足了后洞的瘾,得得撸

趁她不堪一击的时候,再度插进前门,狠狠地冲撞着花心,让她大呼小叫地,我也跟着把热精激射进去。  实在是懒得动,可是不得不打起精神,帮小雯解开束缚。  无力的她轻唤着我:「哥。」  「嗯?」  「这样子就叫紧缚了吗?」  「你可别跟别人说我们这样子叫紧缚,会被人气得拿皮鞭打。」「喔。」  「就算是张姊姊问也不能讲。」  「那她要是问怎么办?」  「你就说我只对虐待她有兴趣。」  「这样啊!」  我看她一付若有所思的样子,食指往她的额头一戳。「又在动歪脑筋了。该不会想让我去虐待她吧?」  她的心事全写在脸上,看一眼就一清二楚了。「没有啦!」「那句话是损她的,谁要她乱出主意。你可不要胡思乱想。」「知道啦!」  「整天想些有的没有的,还不如去把女上位给我学好。」「人家就是那个不行嘛!」  「以后每次都要练习。」  「是。」  解开她后,我还为她按摩,毕竟紧缚不是件舒服的事。按摩到腰臀的时候,我忍不住又用手指去戳她屁眼。「下次一定要给你浣肠。」「啊!讨厌!」  她扭了扭屁股,回过头来。「哥。浣肠到底有什么好玩啊?」「看你忍着不敢拉出来很有趣呀!」  「肚子痛为什么不敢拉出来?」  「因为哥哥在看啊!」  「才不会让哥哥看呢!那多丢脸啊!」  「就是因为你会觉得丢脸,哥哥才要看啊!」  「啊?」  「还没搞懂吗?因为你怕被别人看到,所以哥哥才要给你浣肠,然后你为了怕被看到,只好一直忍着,可是一定忍不住,最后不管多丢脸都只好乖乖地拉给哥哥看。」  「啊!哥哥好坏!好变态!」  她想要翻过身来我,我看她一使劲就朝屁眼一戳,她翻了几次,结果只能趴在那边喘气。  我这才把她翻过来,一面吻她一面抚摸她的私处。  「性虐待还有许多花招!比如说,把你放进泥鳅池里,让泥鳅往这里钻!」她还愣了一会儿,听懂了后又不由得大声惊呼。「哥。别说了。」我看她的神情有点异样。「怎么了?」  「想到你说的那个就……」  说到这里她就别过脸不说了,同时我的手却感到了一阵潮湿。「原来你光用想的就湿了!」  「讨厌!哥哥讨厌!你竟然还说出来!」  10  过生日前几天,我就通知了辣妹和小雯,要她们请外宿假。辣妹知道那天我想左拥右抱,而小雯就没有让她知道了。所以那天门铃响的时候,她不知所措地望着我。「开门啊!怎么了?」  门一开,辣妹跟目瞪口呆的小雯招招手。「嗨!」「嫂嫂!」  小雯惊讶万分地回头对我说道:「哥哥,是嫂嫂呀!」而我只是微笑着打了个招呼。「你来啦!」  小雯看看我,看看辣妹,看看我,看看辣妹。「哥哥?」我笑了。「不是跟你说要过一个不同的生日吗?」「在嫂嫂面前?」  她又分别看了看我们,而我们只是笑着欣赏。「呀。」羞红了脸的小雯慌慌张张地跑进房间去了。  「妹妹她嫂嫂,该怎么办?」  「得了便宜还卖乖。」  辣妹在我的头上敲了一下。「揪她出来吧!还要先去吃晚饭呢!」我们说笑着走进房间的时候,小雯还在东张西望,应该是在找地方躲。看到我们已经进来了,她只好将就地跳上床,用棉被把自己紧紧裹着。我向辣妹比了个两面包抄的手势,走到小雯脚边,开始拉棉被,小雯当然是使劲拉住不放,然后辣妹就从头那边轻巧地掀开棉被钻了进去。虽然是伸手不见五指,我也可以想象到小雯突然跟嫂嫂面对面的憨模样,因为棉被的那一头似乎已经没有人在拉着了。  「不要跟我讲你没有偷看过我们。」  「我哪有?」  「小孩子不可以说谎喔!」  「真地没有!你们又没有点灯,哪里看得到什么?」还真老实!「那至少是偷听了。」


上一撸:古代十大禁书之肉蒲团(2)



下一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