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大白兔永久地址(httpS://DBT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老婆的男人们第二卷4


  辛博琪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肯定是从二十几楼摔下来的,浑身散架,车轮碾过一样,总之一个疼啊!她觉得四周的摆设很陌生,一扭头身边躺着的这个男人却不陌生。
  她啊的一声尖叫,然后又迅速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伸手在男人的眼前挥了挥,他没醒,这她才放心。这男人她认识,雷晓。可他们这情况,她不了解。为什么她和他赤身裸体的躺在一张床上?而且自己还抱着他?她只记得昨天她请雷晓吃饭,接下来呢?
  她懊恼的想去撞墙,哭丧着脸,看着自己的胳膊被雷晓压在身下,自己的腿被他夹着。她试着抽了一下,却丝毫没动,她也不敢动作太大,太用力,要是他现在醒了,她怎么办?
  其实雷晓早就醒了,那么刺耳的尖叫,又是在他的耳边叫的,他能不醒吗?
  这会儿他只是装睡,他想要看看这个小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辛博琪的那个小脑袋飞速的转动着,怎么办?这个是腾椿语的好朋友,怎么办?她承认自己好色,也一直在垂涎雷晓那双手的美色,可,不是这么个垂涎的法儿啊!对性爱,她是想的没那么复杂,喜欢在一起是应该的,可是,这人是雷晓啊,不是雷大,也不是雷中,是雷晓啊,腾椿语的好朋友,这要是让腾椿语知道了,怎么办?她怎么办?要不跑吧!趁着他还没醒。
  她仔细的瞧了一圈,自己的衣服散落了一地,而她这个短跑白痴,能在十秒钟之内拿了衣服跑出这间房间吗?肯定是不能。辛博琪急得就快哭了,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好生可怜。
  雷晓当然也发觉了她要跑。正想着怎么留住她,辛博琪突然就不动了。他眯着眼睛看,此刻辛博琪都快要哭了,他的心也跟着一酸。
  辛博琪又望了一眼这满地狼藉,还有这房间里淫靡的味道。这叫什么事儿?
  腾椿语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可,他生不生气,跟我有什么关系?他凭什么生气啊?
  他肯定不会生气的!自己和他又不是什么特殊的关系,不过是个挂名的夫妻而已么,是他说的绝对自由,玩玩而已,何必认真。辛博琪突然相通了,腾椿语和她没关系!思及此,她也不想哭,多大的事儿啊!
  雷晓暗自心惊,她怎么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难道受刺激傻了?不会,他的琪琪可没那么小家子气。
  可是,腾椿语那边虽然没关系,可其他的呢?这雷晓咋就和自己睡了呢?她又觉得奇怪。
  雷晓干脆就睁开眼睛,他要是再装睡,这个可人儿还指不定想干什么呢!
  辛博琪就雷晓醒了,先是一惊,然后是无限的尴尬,甚至还有那么些许的害羞。
  雷晓早就想过了,这不是一夜情,只是一个开始,尝了这道菜的味道,他就想一直的吃下去,这菜,对胃口!所以他这会儿想留住她,方法就算卑鄙点,也无所谓了。
  雷晓幽怨的看着辛博琪,眼睛里带着恐惧,他抱着被子,挡在自己的胸前,活脱的被非礼的小媳妇,「你,你,你,琪琪我是那么相信你,所以才带你来浮华,才给你喝我宝贵的药酒,可是你怎么能借着酒劲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琪琪,我的清白,我的名节,都被你给毁了!」他说的那叫一个言辞恳切,都恨不得掉几滴眼泪。
  辛博琪听得一愣一愣的,「你是个男人啊,吃亏的是我吧?」谁想她这话一出,雷晓的声音更加的大,甚至还带了哭腔,「我是处男,你是处女吗?你说咱俩谁吃亏了?你居然睡了老公的朋友!辛博琪,你怎么能这样?!」辛博琪的嘴巴可以塞下两个鸡蛋了,目瞪口呆都不足以形容,他是处男?雷晓竟然还是个处男?腾椿语的朋友当中,还有这么纯洁的?
  雷晓心里暗喜,看样子有戏。他咬着唇,委屈的快要哭出来,「辛博琪,我是那么的相信你,可是你居然这样的对我,你一个女人怎么有那么大的力气?你昨晚竟然对我用强。你对我就没安好心,上次你和椿语的婚宴上,你就对我动手动脚,我看你是椿语的老婆,没怎么在意,没想到你竟然狼子野心,你这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喂喂喂!不至于吧,你好歹是个男人啊,怎么就说是我强暴你?我有那么大力气吗?」辛博琪起初振振有辞,可雷晓那眼神越来越幽怨,饱含了泪水,她就像霜打的茄子,蔫儿了。
  雷晓赤裸着上身,把肩膀凑过去给她看,「你瞧瞧,这就是证据,我昨晚抵死不从,差点就被你给咬死!你还说你没有?你让我怎么见人?我们雷家都是要面子的,我爸爸要是知道了,他的儿子被好朋友的老婆给强暴了,我爸爸,我们家,还怎么见人?与其遭人话柄,我还不如死了算了!」辛博琪被他吓着了,见他真的起身要去撞墙,她也顾不上,一把就抱住他,「你别这样,是我错了,我的错,雷晓,我对不起你,你要怎么样都行,别寻死啊,你就算是要寻死,也改天再死,你现在死了,警察是会怀疑我的啊!雷晓,我求你了,别寻死好不好?」软玉在怀,他的脸上还是哭丧的,可是心里笑开了花。到这个份儿上了,也就不能太过了,雷晓沉吟了一会儿说道:「琪琪,其实发生了这种事,都不是你和我愿意见到的对吧?我这个人,又是从一而终的,你既然和我发生了关系,就要对我负责。你可不能丢下我一个人,以后要和我一起承担。我要是想你了,你不能不理我。你要对我好,你得疼我。当然我也会对你好,也会很疼你,绝对比你疼我要多。琪琪,跟我在一起好不好?」话越到后面,他的声音越是柔和,抱着她叙叙的说着,像是小夫妻在闲话家常。他这是一步步的给她下套,可惜,那个小女人完全没发觉。她的脑子早就在自己一睁开眼,看见雷晓的裸体之后就停止了,完全不工作思考,她要是稍微的想一想就该明白,做爱这事儿,男人不主动,女人没办法折腾,而且,她身上的那些吻痕,是谁留下的?这些她统统没想过,只看见雷晓那张妖娆的俊颜,委屈的哭诉。


  不过辛博琪还是有怨念的,注定是怨念,她此刻怨念的是,自己身上咋就那么疼,咋就那么酸?看来真的要戒酒了,那东西这坏事儿!她昨天晚上到底出了多少力气,现在把自己累成了这个样子?再看看雷晓肩膀上的那个牙印,血已经凝固结痂,看得出伤口很深,她的心里还有点罪恶感,自己咋就染指了一个这么纯洁的,咋就强暴了一个身子骨这么弱的?瞧瞧他那个腰哟,都快比自己的细了。
  她哪能想到,就是那个纤细的小腰,你昨天晚上可激情着呢,那双腿缠着雷晓的腰时,一点都没含糊。
  雷晓见她不说话,眼睛里原本的疑惑,变成了愧疚,喜上眉梢,这就基本成了,接下来,还得吓唬她。
  雷晓推了推她,嘟着嘴问道:「你是不是不愿意对我负责任?」辛博琪无措,又无奈,你让她怎么负责,她还能娶了他不成?
  雷晓哼了一声:「椿语要是知道了,一定会为我主持公道的!你要是不负责任,我就去告诉椿语,说他老婆强暴我,说他老婆红杏出墙!」哎~~椿语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把你大卸八块的。
  辛博琪一听到腾椿语的名字,呵呵的笑了,「你放心,腾椿语才不会管呢!
  我和他是自由的个体。」
  雷晓也没慌,他早料到提椿语没用,接着又道:「那我就去你们家闹,告诉你的爸爸妈妈,还有你的公公婆婆,我让他们给我主持公道!听说你的父亲是个文人,听说你的母亲也是名门淑媛,听说你的公公是军区司令,听说你的婆婆是政协的人,好啊,这么多人,我还怕没了公道?」不能说!辛博琪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坚决不能让她爸妈知道,不然就辛秦那张嘴,还不说个三天三夜,她该烦死了,还有腾椿语的爸妈,对她一直很好,捧在手心里都怕磕着,含嘴里还怕化了的那一种,她怎么能让他们知道?
  她是不在乎,男欢女爱本来就是一场游戏,不同的是游戏里的人,游戏的过程都是相同的,无非就是做爱呗!
  她不在乎世俗,可是她爸妈在乎,她公婆在乎。这要是传了出去,怎么做人?
  她现在绝对相信,雷晓这个人什么都干得出来。
  「不能再商量一下了?你也是出来玩儿的啊,雷晓。」辛博琪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那声雷晓就只是气声了。
  雷晓一直怒视着她,「要么见官去!你看着办!他作势就要走,辛博琪又赶紧抱住他,」好,好好,我答应,我负责任,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不要去找我家人的麻烦。你得保证,不让别人知道,还有,雷晓,你以后可不能欺负我!」雷晓将她抱住,他哪里会欺负她,疼还来不及呢!
  「饿不饿?昨晚都没怎么吃呢。」雷晓温柔的问她。
  辛博琪猛然推开他,「现在几点了?!」
  雷晓看了下表,「九点,怎么了?」
  「什么?!九点了?完了!」辛博琪现在的表情,绝对比刚才知道自己睡了雷晓还要悔恨。她爬下床,胡乱的穿衣服。
  雷晓也跟着下床,「怎么了?你有急事儿?」
  辛博琪一边在地上找她的内衣,一边说:「我今天考试啊!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公共关系学,我已经重修了三次了,再不过的话,我就不能毕业了!雷晓,都是你,都是你害的!」「我现在送你去学校,我保证你这次考试能过去,你信不信?」雷晓终于找到她的内衣,忙而不乱的给她穿衣服。
  辛博琪现在也就只能相信他了,死马当活马医。


上一撸:老婆的男人们21-22



下一撸: